天极传媒:
天极网
比特网
IT专家网
52PK游戏网
极客修
全国分站

北京上海广州深港南京福建沈阳成都杭州西安长春重庆大庆合肥惠州青岛郑州泰州厦门淄博天津无锡哈尔滨

产品
  • 网页
  • 产品
  • 图片
  • 报价
  • 下载
全高清投影机 净化器 4K电视曲面电视小家电滚筒洗衣机
您现在的位置: 天极网 > 游戏 > 网游>新闻>EVE背景故事—新伊甸酷刑之盖伦特篇

EVE背景故事—新伊甸酷刑之盖伦特篇

天极网游戏频道2017-01-06 10:30我要吐槽
【百万玩家最喜爱的游戏娱乐媒体,把最带劲的娱乐资讯,最权威的游戏推荐,最齐全的手游礼包放进你的口袋,却不用你多安装一个APP,还等什么?赶紧就关注微信号 【kdyx91】 每日七点不见不散~】

  盖伦特人,自命不凡、爱管闲事、华而不实、令人讨厌,或者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们是精力充沛的自由主义者,是自由世界的坚决拥护者。你可以爱他们,恨他们,但你无法忽视他们。每个人对盖伦特联邦的看法都不尽相同,这都取决于你的角度。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片可以让人实现所有梦想、大展宏图的国度。作为法国后裔,尽管他们在历史长河中遭受重重险阻,但是盖伦特人始终坚守、拥护着自由和人权。

  雨下了有一段时间了。在这边半球上,天气总像脾气暴躁的小孩。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大部分人已经躺在温暖的床上与周公一起打牙祭。而在外面,蒸汽透过排水沟的格栅向上爬升,雨水噼里啪啦的抽打着岩石。

  在某处,传来了急速而响亮的脚步声。

  塞巴斯蒂安不断地奔跑着。他感觉自己的肺已经燃烧起来,每一下呼吸都像有一股烈焰从喉咙里往下窜。他的脑袋阵阵作痛,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他的腿已经被冻的僵硬,越来越疲惫了,可是他还继续奔跑着。他拐进了一条胡同,便撒命狂奔,又拐了个弯,然后继续冲刺,头也没回地跑进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

  最后,死胡同让他停了下来,面前被一片木栅栏挡住。他倚靠在栅栏,双手搭在头上,大口地倒抽着空气。雨水无情地拍打着他。

  一切都来得很突然,没有警告也没有人给他透露风声,然后他们就来了。他感到背脊一阵叮疼,突如其来的眩晕几乎夺走了他的知觉。

  他跪了下来,眼前的世界逐渐变得黑暗。

  醒来后他首先察觉到的是那阵气味。这气味闻起来有汗臭味,有恶心的异味,还有令人反胃的甜味。然而,很明显,气味中散发着某种强大的力量,尽管这种感觉很微弱,塞巴斯蒂安仍然能从其他气味中辨别到。这股气味令塞巴斯蒂安知道自己可能在医院;那气味就像死亡一样的洁净。

  他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的双手被绑在背后,两腿则固定在椅脚上。他的头被夹住无法移动。他的视线仍然很模糊,灯光显得很昏暗,不过他听到有其他人也坐在这个房间里。

  "有人吗?"他试探着。

  没有回应。

  “喂,如果这是因为上次那包……”

  “不关那个事。”有一个声音打断了他。这声音是个男的,低沉,带着拖长的口音。那个声音说得就像“不……关……那……个……事…………”

  “他还以为是那个包呢(拖长地说)。他还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啥。”另一个声音接着说了。这个声音挺起来很尖。

  “他马上就会知道的。”第三个声音回答了。这个人把塞巴斯蒂安脖子上的头发顺了一下。这个声音挺起来无比的镇静。

  他听到有人站起来了,带起了一阵风,把那作呕的气味灌到他身边,他努力地让自己不要觉得难过。一个瘦小的身影蹲跪在他面前,他听到两下类似手枪的碰撞声。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的朋友,我聪明的朋友啊,你干了很多事情,”第一个说话的人说着,“很多很多”他叹了口气。“有人真的。。。真的很讨厌你。你知道吗?你太让那些人失望了。”

  塞巴斯蒂安尝试用双眼聚焦影像。面前的男人很矮但很壮实,尽管感觉身上的肌肉开始变成赘肉。他的头发,胡须,衣服都很短,不过异常肮脏。他的双眼好像很疲倦。

  房间里面有一张桌子,两个男人就坐在桌子旁边。其中一个男人看起来活像根电缆。皮包骨的身体,破破烂烂的鞋,没扣好的衬衫露出了鸟笼般的肋骨,像极了一个烤面包机的网架。他的短发竖立着。他的眼睛很大不过不会眨,他吱牙地笑着,塞巴斯蒂安甚至看到了他口中的口香糖。

  坐在桌子旁边的另一个男人则整洁而严肃得多。虽然他僵直地坐在椅子上却也显得颇轻松自在。他的动作尽管很绅士但过于死板。他的右手在玩弄一种小小的,细长的金属物体。他开始觉得他是个老练的人,对比起来,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看起来像石头一样冷漠,塞巴斯蒂安给他们起了个名字,管他们叫“冷静男”和“疯狂男”。

  第三个男人,就是蹲在他面前的这个,看起来最像个人。塞巴斯蒂安想不到有什么C字母开头的词可以形容他,随便地给他起了个名字:卡洛斯。

  卡洛斯用他低沉的声音说道:“我们要在这呆一会。”说着他站了起来,“要是弄不清你的底细的话,我们就得想想办法。朋友,我要你让我知道你有什么用处。或许你的小聪明会帮助你。”他走到桌子前,拉了把椅子坐下来了。

  疯狂男站了起来,手里拿着某样东西。

  “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知道这是啥么?人们通常叫它坚果钳,不过现在我们不是拿来干那个。我管它叫粉碎器。嗷,这很痛的。啊,对了,它怎样才能搞痛你呢?我来示范给你看好了。”说完,他一把抓住塞巴斯蒂的小手指然后把粉碎器套在上面。塞巴斯蒂安尝试甩开这玩意。“我懂,我懂,”疯狂男吱牙地说“如果这么做能够有用的话,那么之后你就不会觉得那么痛了。”疯狂男使劲一压。粉碎器发出骇人的“咔咔”声,塞巴斯蒂撕裂般的惨叫回荡在房间里。疯狂男喊道:“你晓不晓得一只手上总共有几根骨头么?比你想想中多N倍!我们来数数看有几根好了!”

  又有好几块骨头被压碎了,有些碎骨已经刺穿塞巴斯蒂的手指皮肤,外露在外面。冷静男把手搭在疯狂男肩上,示意安静。之后冷静男靠在塞巴斯蒂身旁说:"你看,我们完全可以不这样做。我的伙计刚才也说了,你完全可以让我们不再这样做下去。"

  “我该怎么做?!”塞巴斯蒂抽泣地吐出这句话,“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你叫我偷我就给您偷来,你叫我去杀人我就给您杀去,只要您叫到什么事情我都肯做!求您了!告诉我要怎么做,做什么,您说了我就做。”

  冷静男很恶心地盯着他:“我给你看点东西。你能看到吧?看得清楚不?”

  塞巴斯蒂点点头。

  “让我们来看看吧。把它拿出来。”塞巴斯蒂抬起沉重的脑袋,他听到铛铛铛的响声,卡洛斯推着一个手推车进来,车上放着一些东西,不过他搞不懂那些是啥。

  手推车停在他面前,冷静男在里面挑了一件物体出来,一根幼细的金属条。“这里面的全都是刑具,这根棒子是用来指给你看的,因为我不愿意不戴手套就去碰某些刑具。手推车下面几层放着很多罐子,罐子里都是一些强酸。绿色那瓶是拿来抹皮肤的,黄色那瓶是拿来‘撑开’伤口的。估计你也想象不到那会有多痛,就像火烧一样。”

  “来看这个。那个像空心一样的黑色箱子,就放在那罐子旁边的,很多电线伸出来的那个,那是个小发电机。电线会放在身体上不同部位。发电机旁边那个大塑料箱子,半透明那个,是用来放注射针管和皮下穿刺针管的。硬的很,而且用过了很多次,不过我们不介意(它没消毒过)。”

  他指着车子的最上层说:“看这里。你会发现这里有各种类型的外科手术刀。这个小的是我的最爱,看这里。”他指着一把刀刃几乎全磨钝了的小刀;说它是刀还不如说它是锥。“有时候来这里的‘客人’一开始都不肯睁开眼睛,干脆就不愿意看我们干活。因此,与其是求他们看,还不如直接点。钳子,棒子,螺丝钉还有别的家伙一起上,把他们的眼皮搞掉。这样做又简单又有效,省了不少麻烦。”

  “手术刀旁边是一些普通的刀,当然,还有一些锋利的物件。你会发现,有了这些尖锐的东西,事情会有所进展,”他示意看车子的另一端,用棒子指着那头,接着说:“可能不必再用那些工具了,那些放在那里的钝器,不过说不定,它们还会有用。例如,这个。”

  他放下金属棒,举起两个块状的铁质物体,一块看起来像是一个叉子的末端,另一个也很相像,不过末端粘着一块巨大的金属。“这是锤子和凿子。它们很重,不过很好用,用一点力就会有效果。凿子放在你的骨头关节上,就像这样,”他把凿子放在他的手肘上,然后把锤子压在凿子上,轻轻地敲打了一下。“用尽全力挥动锤子,凿子就会一个劲地穿进你的关节。这个很爽的,真的。”

  他把东西都放回车上,又拿起了一些东西。“这是钳子,你会看到钳子的两端压得有些变形了,这个是我们故意的。看到钳子尾上的钉刺没?那是用对付你的舌头的。”

  “你可以让事情停下来,不过你得回答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塞巴斯蒂答,努力尝试不要抽泣,“什么问题都行。”

  “我们可以怎样利用你?我们问的就着这个,所有问题都只是这个。你,有什么利用价值?”

  “我。。。”塞巴斯蒂看到他们三个都极度安静地站在他面前。“我不知道”

  冷静男叹气了。“这下恐怕你要完了。我们开始吧,好吗?”

  他回头走到桌子旁拿起之前玩弄着的那个金属,然后向塞巴斯蒂安走来,悠然地甩着那个金属,叮当作响。塞巴斯蒂安才意识到那是一根生锈的长长的铁钉,他马上堕入不见底的恐怖深渊里。“您们想要什么?”塞巴斯蒂安说,“求您们说您们到底想要什么?我会告诉您们任何事情的,如果您们想要得到什么东西我会替您拿到手。”

  “朋友,我刚才已经跟你讲过了,”冷静男回答,“不过你却没有任何反应。如果我们觉得你没有利用价值,我们就得干点别的。”

  “对于我来讲,现在。。。”冷静男一边玩弄着铁钉一边说,“这只是个开始。我们完成之前还有很多事要做,你也别指望你身上有哪个地方不被‘处理’过。这根生锈的,坚硬的,长长的铁钉,”他站了起来靠近塞巴斯蒂安的脸说“要亲吻一下你的眼球囖。”塞巴斯蒂安右眼所能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这根钉慢慢地插得更深。他能做的只有吼叫。

  他们走开了一点。被插破的眼珠里渗出了胶状物,于是冷静男用手帕擦了擦。“现在我们要把钉子拔出来不?”顺便说下,这就是我们把你的夹住的原因。对于我个人而言,我倒是喜欢人们可以摇他们的头,这看起来更像个活人,不过,哈哈,这样做你会碰到那根钉子的,这只会搞到钉子继续往里面插,插到脑袋里面去就不好了,我们可不愿意看到这情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死我啦!!!!!!!!!拿走这些东西!拿走!拿走,拿走!”

  “你能有什么可以干的吗?”他们喊。

  “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

  “还不够好,”他们吼到,然后继续施刑。

  “求您了,不要搞我另一只手,我求您了。上帝,求您了”

  “你的利用价值是什么?你的利用价值是什么?我的朋友?”

  “我的价值是。。。是。。。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要什么!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这可不是答案。我们从那根手指开始吧”

  “噢,天啊,别!求你别!”

  “我看他已经失去意识了。”

  “还没呢。看,他还嘀咕着。把电线拿给我,谢谢。放3根上去,不,给他4根。听我口令……电他!”

  “啊啊啊啊啊啊!!!!!!!”

  “就这样干”

  “杀了我,杀了我吧,求你杀了我,杀了-”

  “为什么呢?我们的事情一半都没做完。”

  “杀了我,杀了我,杀~~~~啊啊啊啊-”

  “怎么样?”

  “给他多放点酸。怎么了?”

  塞巴斯蒂已经想不出任何词语来回答了,他回答的话听起来就像吹泡泡一样。

  “搞多点酸。”(冷静男说)

  当他们全部搞完之后,卡洛斯已经在收拾刑具--并不是清洗它们,只是放在一边而已,那些针筒针管只是放回了它们原来的箱子里面。而这些针管之前是插在塞巴斯蒂安的脑袋上面的。他的左眼已经无法顺利地对焦物件了,眼前的事物若隐若现的。他能看见卡洛斯,不过是一会儿变的红色而模糊,一会儿又变得很清晰。

  “为什么?”塞巴斯蒂问。

  “什么?”卡洛斯看都没看一眼,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

  塞巴斯蒂安足足用了一分钟来组织语言。“为什么?你们到底想得到什么?”最后,没有眼泪,没有悲痛,任何东西都已消逝,塞巴斯蒂说:“你们到底想得到什么?”

  卡洛斯轻轻地把手上地东西放下,然后走到塞巴斯蒂安跟前蹲着“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明天,有人会找到你的尸体。就在我们抓住你的那个胡同里,当然尸体就跟现在的模样一样。然后,流言会不胫而走。我们不用担心处理这一地区的小偷和瘾君子时会再出什么问题了。我们不用因为像你这样讨厌的人而影响我们的工作和生意了。”

  “那,你们要问的问题呢?”

  “问题不用问了,没答案。”卡洛斯回答说,然后拿起一根电线,“这是最后一下,这下电击会很安静,很祥和。”他把电线插进塞巴斯蒂安体内然后说“首先消失的会是你的视力,然后就是你的意识。过会儿我会来取你的尸体。”

  “谢谢。”塞巴斯蒂安说。

  “不客气。”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塞巴斯蒂安不断重复,不久便不再出声了。

  卡洛斯等了一会,然后检查了一下塞巴斯蒂安的脉搏。“一切恢复平静”说完,把最后一根电线拔出,然后离开了房间。

  感谢翻译人:K君

  革新画面 科技前沿

  自由星海 由你主宰

  全球顶级星战网游 - 《EVE Online》

  官网地址:http://www.eve-online.com.cn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veevent

  腾讯微博:http://t.qq.com/eveevent

  官方微信:eveonline

  新手QQ 1号群67634512

  新手QQ 2号群70401725

  新手QQ 3号群75844094

  新手QQ 4号群70401913

  新手QQ 5号群4416672

  世纪天成EVE运营团队

作者:佚名责任编辑:杨思巧)

请关注天极网天极新媒体 最酷科技资讯
扫码赢大奖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热点专题
  • 美女看不够
  • 礼包
数码整机手机软件